1. 首页
  2. 电子烟实体店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电子烟线下状态调查:专卖店门可罗雀,加微信免运费,部分店铺准备停售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制作|三言财经作者|收获哆啦A梦

11月1日,国家市场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布通知,敦促电子商务平台立即关闭电子烟店铺,及时下架电子烟产品。

禁令一出,各大电商平台纷纷屏蔽电子烟search电子烟,一时间对电子烟行业产生了巨大影响。禁止线上销售后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电子烟只能转移到线下渠道与传统卷烟竞争。

那么,线下电子烟销售情况如何?三言财经走访北京、上海多个商圈和便利店,探索线下电子烟销售虚拟现实。

北京地区

在北京地区调研中,三言财经走访了便利店、超市、烟酒专卖店等十多个卖电子烟可能销售的地方,以及两个电子烟品牌线下专卖店。

除了这两家电子烟专卖店外,三言财经只找到了一家烟酒店专卖点和一家啤酒店卖电子烟。总体情况与上海地区相似。

傅璐和悦刻电子烟专卖店

隐藏在商业大楼的底层,与它相邻

在北京市朝阳区建翔大厦一楼,Fuluflow和悦刻电子烟专卖紧挨着。两家店面甚至连在一起,面积都不到10平方米。在一次暗访中,发现这两家店的老板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每家店只有一个老板,一男一女。不知道是不是一家人开的。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在专卖的两家店内,都有“守护者计划,未成年人严禁入内”的牌子。两家店主均表示购买买产品时需出示身份证。

悦刻的营业时间是上午10点到晚上10点,福禄是中午12点到晚上8点。三言财经的暗访时间为中午10:40至11:20,期间没有其他消费者前来购物。

暗访期间,悦刻的店主一直在清点商品,仿佛在整理发货清单。店主也表示,网上从买到悦刻电子烟已经买不到了。如果需要,可以加他的微信。如果需要,可以直接快递或者闪现,但是邮费需要消费者支付。也可以帮忙送货。

添加店主微信后,三言财经发现微信朋友圈没有电子烟相关内容。经询问,店主表示怕别人举报,所以没有电子烟相关内容。

当被问及是否还有其他专卖店铺时,两位店主表示不是很清楚卖电子烟,对方建议登录官网和公众号查看线下店铺状态。从悦刻微信公众号得知,悦刻在北京地区有30家专卖店,授权店铺数量更多。 专卖店店主介绍,授权店将销售更多卖一次性小烟产品。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福禄的专卖店不多。店主表示,据他所知电子烟代工,北京只有一家专卖店。三言财经在微信公众号搜索附近的福禄线下门店,发现搜索结果都是授权店和便利店,特别注明sale卖福禄一次性小烟产品“小蛋”。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线下超市烟酒专卖店调查

有人偷偷卖卖,有人要停止卖了

除了电子烟品牌专卖店和授权店外,线下超市和烟酒专卖店是本次调查的另一个重点。

可能是因为样本不足,三言财经一共调查了海淀上地附近的十多家线下超市和烟酒专卖店。只卖了两款卖电子烟,其中一款偷偷卖卖,福禄小烟产品只有4款。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在暗访的线下门店中,超过半数表示没有电子烟售卖,约半数门店也表示不允许线下销售卖电子烟,大部分是烟酒专卖店。

偷偷卖卖电子烟的烟酒专卖店。老板说他在网上知道电子烟停产的消息,而且他也是上门推销,所以拿了少量电子烟试我试了一个月卖 ,而且卖 一周不卖一个。当被问及卖为何被偷偷出售时,他表示烟草局不会允许卖被出售,因为害怕烟草局的调查。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店主从红包里拿出4个电子烟产品

另一家卖卖电子烟的小店是啤酒专卖店,店门口放了一些电子烟。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店主说卖电子烟是有人宣传后卖的。 卖的销售并没有持续多久,偷偷卖进行了大约半年。他指出,夏天很多年轻人买了买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但目前很难卖出。

他也知道网上销售禁令,并表示将在11月之后停止销售电子烟产品,因为他害怕被烟草局发现。他没有收到政府部门的禁售通知,是销售人员通知他的。

上海:线下销售点覆盖面小,推广难

在本次线下调研中,三言财经走访了悦刻、雪家、福禄的线下销售点。这三家店分散在上海的几个大型商场,每个品牌下的所有款式电子烟都有售。值得注意的是,被调查的多个电子烟线下销售点都口头承诺或放置警示牌,以宣传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但是,在三言财经的买实际体验中,电子烟销售人员没有一个需要出示身份证。

雪加电子烟

非独立商店

距市中心10公里直线距离

无轻微警示标志,导购口头承诺不卖给未成年人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Xuejia电子烟地推宴

薛家电子烟地推铺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桥国际广场地下一层。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Xuejia电子烟地推铺所在的商场一角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_江苏电子烟实体店_天津电子烟实体店

雪家电子烟商铺所在的商场由多栋独立建筑组成,雪家店位于其中一栋楼的地下一层。室外没有明显的引导标志,比较难找。

店内售卖卖雪加下的各种电子烟,导购员不时向路过的消费者介绍产品。但据三言财经观察,在一个小时内,没有消费者询问或购买买。

另外,这家雪加商城并没有明确禁止未成年人购买买电子烟警示牌。不过,在采访中,导购口头表示绝不会将电子烟卖给未成年人。另外,导购表示,虽然线上销售卖渠道被禁止,但不影响线下销售。近期没有监管部门来查,线下购买买的人相对较多。

悦刻

非独立商店

距市中心直线距离8公里

有轻微的警告信号

三言财经在上海五角场百联又一城6楼找到了悦刻线下卖点。不过悦刻电子烟这里的销售点并不是当地的地摊或独立店,而是在TinkPad电脑店设立的第三方合作货架。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悦刻Shelf设在商场6楼的ThinkPad电脑专卖店中

商店主要销售笔记本电脑及相关产品。 悦刻电子烟货架位于店铺入口处。不仔细看,很难发现卖电子烟这里也有卖。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货架上有警示牌,明确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

悦刻电子烟是货架上显眼的地方,上面有卖电子烟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的警告标志。货架上有全系列的电子烟产品。

这里的悦刻电子烟销售由您所在的Thinkpad商店的销售指南完成。他们告诉三言财经,他们知道目前在线电子烟禁令。导购称线下销售不受影响,监管部门也没有来查。

流量 流量

非独立商店

距市中心7公里直线距离

有轻微的警告信号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傅璐电子烟商铺

福禄线下销售点位于上海西北部上海大学附近的宏基广场。这是一个类似于白雪皑皑的摊位的非店面式独立售货亭。

在销售点的明显位置放置了一些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的警告标志,店内出售福禄旗下的各种电子烟产品。店主称自己是福禄官方授权的线下电子烟店。由于在线电子烟被禁止,买福禄电子烟的购买只能在线下进行。

同样的,老板也说线下销售电子烟没有问题,最近监管部门也没有监管。

24小时便利店

非独立商店

有轻微的警告信号

浙江电子烟实体店的微信号

三言财经调查了上海十余家24小时营业的卷烟便利店和普通烟酒店。在其中一家罗森便利店中只发现了两种一次性电子烟。

便利店店员告诉三言财经,并不是所有罗森连锁便利店都有卖这个电子烟。同时,从整体销量来看,传统卷烟依然是卖的佼佼者。对于网上电子烟禁令,店员表示知道,说可以卖电子烟。

总结

电子烟上海地区线下销售的总体感觉是“门可以当鸟”。调查过程中,电子烟3家线下门店均未发现有消费者咨询购买买。

此外,线下电子烟销售点还存在分布过于分散、导购不专业、推广难等问题。

分布过于分散

事实上,三言财经正在上海地区苦苦寻找线下电子烟。地图上显示的多个电子烟 销售点大部分实际上已更改,因为信息已过时。

这意味着如果不能在线购买买电子烟,线下销售点的覆盖率很低。如果你不住在附近,还是要走很长的路。

很难找到销售点

即使你找到了销售点所在的商场,你仍然面临着寻找具体店铺的问题。本次调查的三个线下销售点中,除了商场一楼福禄售货亭位置比较显眼,其他两个位置都比较难找。

SnowPlus 位于商场地下一层,而悦刻 位于商场六楼。两家公司都没有在商场外设置任何促销卡。要找到这两个,除非特意去找,大概率得“碰碰运气”。

尤其是悦刻的sales卖points,设置在商场六楼的时候很难找到,也是与第三方合作的促销点。据三言财经观察,去店里购物的大部分是咨询电脑的顾客,没有人查电子烟。

不专业

在本次调查中,ThinkPad专卖店悦刻代销售人员表现出非常不专业的销售行为。主要原因是他们主要是卖电脑的,所以他们可能不熟悉他们合作的电子烟产品。

以免在介绍悦刻产品时出现“忘词”行为,需要现场查看产品介绍。另外,三言财经购买了两款悦刻产品,但导购不知道如何开票。询问了几位同事,结算完成。

难以推广

在线电子烟被禁后,电子烟的推广就成了一个更加艰难的现实。福禄售楼店老板也坦言,自禁令发布以来,购买买替换烟弹非常麻烦。目前电子烟线下上海覆盖面小,推广难度大。

三言财经在福禄店买购买了两款产品后,店主强烈推荐加他微信。并表示以后想要买可以联系微信,提供全国邮寄服务。如果您订购更多,您还可以获得免费送货服务。店主说这样做真的很无奈。禁网后,他只能通过社交软件扩大客户群。

写在最后

电子烟网禁对电子烟行业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也是相当严重的。目前,电子烟北京、上海线下区域销售面临覆盖面小、推广难等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电子烟厂家需要增加离线扩展。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开设更多的电子烟line 门店,培养更多的专业销售人才,让更多的用户接触到产品。

相比线上渠道,线下门店的铺设成本更高,也需要更高的人工成本。这个额外的支出对于电子烟厂商来说无疑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整体观察,电子烟线下销售不乐观,线下销售政策有待进一步明确;加上近期电子烟企业的多次裁员,电子烟的行业生存状况值得担忧。

END

文章来源:电子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erver100.com/5835.html

联系我们

vx:188830909